運氣學說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學之探討

作者: 孫外主      2020-02-24

運氣學說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學之探討

 

        根據運氣學說內容,五運六氣與疫病形成的關係框架大致示意如下:

 

天體運動→氣象變化→造成自然生態環境變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→形成相同病因類型→造成人群性疾病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共性證候+個體差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→確定治療方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這ㄧ思維模式反映了中醫学“天人合一”的治療学思想。運氣學說在這一理念指導下,確定了對流行病、傳染病的治療法則,突出了對應自然生態環境和病因類型的辯證治療學思想。如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對不同年度、季節因運氣規律改變所導致的氣象變化而引發的病證,提出了八個字的最高治療原則:“審查病機,無失氣宜”。

        何謂“審查病機,無失氣宜”呢?《素問·六元正紀大論》對此曾作出程序上的簡約論述:“先立其年,以明其氣,金木水火土運行之數,寒暑燥濕風火臨御之化,則天道可見,民氣可調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 以白話文翻譯之,即對於流行性、多發病的理解,應先確定五運與六氣的時間週期,注意對自然生態變化的研究,掌握運氣變化規律(“天道可見”),再對照個體的病理特征及其證候表現,依此分析當前病證並預測未來轉歸(“審查病機”),從而確定治療方法。

 "無失氣宜",亦稱"無失天信,無逆氣宜",就是不要違背當時運氣的的氣象特徵,要選择當令最適宜藥物性味。简單而言,原文說:  "司氣以熱,用熱無犯。司氣以寒,用寒無犯。司氣以凉,用凉無犯。司氣以温,用温無犯。" 並說: "熱無犯熱,寒無犯寒。從者和,逆者病。不可不敬畏而遠之,所謂時与六位也"。很明顕,藥物等治疗要遵循逆向治療思维,所謂寒者熱之,熱者寒之等,特別注意六氣值令時刻的逆向用藥原則下性味的選择。如庚子年为少陰火司天,初之氣正值客氣为少陰君火,主氣為厥隂風木時令,所以取用辛寒清热而顧护陰津性味为主的藥物相宜。

      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中見有天氣變化與民病特征的論述,摘錄少陰司天時的疾病描述:“少陰司天,熱淫所勝,怫熱至,火行其政,民病胸中煩熱嗌乾,右胠滿,皮膚痛,寒熱欬喘……病本于肺”。

 

>《素問·五運行大論》亦曾對五運太過及不及之年提出相關論述,並提出了基本的治療原則,茲將庚子年民病及治則摘要並延展如下:

        庚年為金運太過,燥氣流行,燥病乃生,民病見肝木受邪,肺陰受損,故醫者治療需注意養肺潤燥,兼以護肝。<

 

(以上段落放在六氣之前較好。)

        內經原文並未明確指明具體某方某藥, 僅提出了針對氣象及病變特征應選藥物的性味原則,如《素問·六元正紀大論》原文分析道“少陰司天,歲宜鹹以軟之,而調其上,甚則以苦發之,以酸收之,而安其下,甚則以苦泄之”。張介賓言: “盖水能勝火故平以鹹冷(寒),苦能瀉火之實,甘能緩火之急,故佐以苦、甘。火盛而散越者,以酸收之。”("散越"在此,應非僅僅指代上焦熱證)少陰君火司天,陽明燥金在泉。如子午之歲,鹹之降之潤之其君火,火亢則以苦發散;金氣在下,其氣主收故以酸收之。)

        筆者撰文此刻,正處於庚子年初之氣時段,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便曾提到子、午之年的總括治則:“熱化於天,寒反勝之(即熱者寒之),治以甘溫(即培土生金),佐以苦酸辛(清遺熱护津液)。”

後文曾总结性的說到若運与氣为亢盛之年則“必抑”之,即瀉其亢盛之氣。若不及之運与氣則應 “資”之,即補其不足,勿令損傷。

  原文又言“折其鬱發,先取化源者”,是因太過之年,易使其所不勝(所尅制)之氣鬱结而突然暴發成為鬱復之氣,形成災变氣象,故預防方法是“先取化源”。具體該如何做呢?王冰註曰:“先於年前十二月迎而取之”,筆者理解為少陰司天之年,陽明燥金在泉,則應當在己亥年十二月(終之氣)做預防肺金之氣被鬱的治療,《素問·刺法論》認為可以“刺足太陰之俞(太白)”,這是培土生金的方法了。

 

  •         本文從2020.1.20日談起,故而以本疫病傳播、發病多起的庚子年(2020年1月5日)論起。2020年1月之前的已亥年運氣未有談及。另外,本文試以《素問》運氣学基本理論为基礎探討。   並未涉及臨床治療的具體内容,專此聲明。

   限於篇幅要求,文稿未能詳細展開說明,還請同道鑒諒。

        遺誤之處,敬請教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孫外主撰文

郭瑩瑩整理

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