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氣學說解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

作者: 孫外主      2020-02-24

運氣學說解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
 
    在中國醫學史文獻中,不乏關於傳染病、流行病及季節多發病的記載。特別 對於嚴重傳染病——古稱“大疫” 、“瘟疫”、 “疫厲”、“傷寒”等 ,更 有專著、專論詳細論述其相關病因病理、病程、病候、預後等等。其中五運六氣 學說就是研究及探索傳染病、流行病、季節多發病與天文、氣象之間密切關係的 學說。
 
內經時代以降,古代醫家清楚地認識到傳染病、流行病的群體性、大人群特 徴對於群眾的健康與生命危害最大。運氣學說亦主要是關注此類疾病。
 
張仲景在《傷寒雜病論·序》中說道:“余宗族向餘二百,建安紀年以來,猶 未十稔,其死亡者三分有二,傷寒十居其七,感往昔之淪喪,傷橫夭之莫救……”。 李東垣於《內外傷感辨惑論》中,亦曾載其時的一次大疫慘狀 :“向者壬辰改 元,京師戒嚴,迨三月下旬,受敵者凡半月。解圍之後。都人之不受病者,萬無 一二,既病而死者繼踵而不絶。都門十有二所,每日各門所送多者二千,少者不 下一千,似此者,幾三月……”
 
    明清時期著名傳染病學家吳又可於著作《瘟疫論》提出“疫病不循經脈臟腑 病變的常規而傳化” 的特點,此提論更附合疫病卒發、多變的疾病特徴了。
 
    從列舉的以上醫家立論看出,中醫學以其獨特的理論思維和視角去分析疫病 病理,特別對於病因產生和傳播、疾病形成方面,更注重自然環境和氣象因素在 疫病過程中的影響。
 
    在此,筆者將運用運氣學說理論,對二 0 一九年末至今發病的武漢新型冠狀 病毒肺炎進行解讀,希望對該病的中醫學診斷和治療有所參考。
 
    如今己是二 0 二 0 年二月四日,正值庚子年五運中的“初運”階段(一月二 十日至四月二日)。
 
本年庚子年為金運太過之年,少陰君火司天,陽明燥金在泉。今年中運為金 運太過,燥氣流行之年度,也隨季節遞進而有變化。初運之季主運為少角,客運 為太商。在這一時期內發病會呈現兩種傾向:其一是常規性的肝膽系證候,其二 是因燥邪過度亢盛而出現嚴重類型的肺系病變。《素問·氣交變大論》言:“甚則 喘咳丶逆氣、肩背痛丶尻、陰、股、髀、腨、䯒皆痛”,第二種傾向則因“客運 勝主運”(太商勝少角),疾病流行中出現嚴重肺系證候,與現時所見嚴重新型 肺炎證候卒撲而亡的表現十分符合。
    按六氣分析其時,一月二十一日至三月二十一日為初之氣,主氣為厥陰風木, 客氣為太陽寒水,主氣客氣相得。而少陰君火司天,主持上半年氣象特徵;陽明 燥金在泉,主持下半年特徵,亦隨節氣遞進而有所變化。
 
   《素問·六元正紀大論》載:“凡此少陰司天之政,氣化運行先天,地氣肅, 天氣明,寒交暑,熱加燥,雲馳雨府,濕化乃行,時雨乃降……水火寒熱持於氣 交而為病始也,熱病生於上,清病生於下,寒熱凌犯而爭於中,民病咳喘,血溢 血泄鼽嚏目赤……”對此段,張介賓解釋道:“少陰司天,陽明在泉,上火下金 (張注:火為熱、金為寒),故熱病見於上,寒病見於下。”很明顯,值此時期所 呈現的寒熱錯雜、上熱下寒之證候與氣象因素有一定關係。據新型肺炎病例所述, 患者除咳喘、氣促等上焦證候之外,亦見有腹痛、腹泄等下焦證候,可惜沒有臨 床密切觀察記錄和詳盡統計可供參考。
 
    根據六氣理論,對於本病預後方面,參考《六元正紀大論》原文:“二之氣, 陽氣佈,大火行,春氣己正,萬物應榮,寒氣時至,民乃和……”,可推測本病 在“二之氣”時節(三月二十一至五月二十一,屆時主氣為少陰君火,客氣為厥 陰風木),疫情近則在三月末,遠則至五月末應會緩和下來,因運氣學認为氣象 因素的變化可能不再利於病原的生存了。
 
運氣治療學理論及方法請見於後。
 
孫外主撰文 郭瑩瑩整理 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